揭江西安遠稀土腐敗案 官商勾結形成利益板塊

揭江西安遠稀土腐敗案 官商勾結形成利益板塊

揭江西安遠稀土腐敗案 官商勾結形成利益板塊

seo-hk.org

  “國傢戰略資源”如何成為斂財“金山”?

  ——江西安遠涉20餘名官員稀土腐敗案透視

  新華網南昌12月17日電(“新華視點”記者胡錦武、袁慧晶) 日前,江西安遠縣原縣委書記鄺光華因犯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這名“稀土重縣”的昔日“父母官”,因收受賄賂近700萬元,並向下屬打招呼“關照”非法開采稀土的親屬,造成國傢巨額損失而身陷囹圄。

  稀土廣泛應用於尖端技術領域,是珍稀的國傢戰略資源。鄺光華案揭開瞭當地稀土腐敗黑幕的“冰山一角”。在此前後,安遠縣分管稀土整治工作的縣委原常委魏崧陽、縣政府原副縣長兼公安局局長廖雪勇、礦管局原局長凌永生等20餘名官員紛紛落馬。

  縣委書記帶頭為妹夫連襟打招呼,一個縣非法開采礦點多達104個

  長期以來,中國支撐瞭全球90%以上的稀土產品需求。江西贛州素有“稀土王國”之稱,擁有全國30%以上的離子型重稀土,而安遠縣是贛州的七個稀土主要生產縣之一。

  中央巡視組指出江西存在“礦產資源保護、開發、管理工作中存在漏洞”問題後,江西調查發現,僅安遠縣,近年來就發現稀土非法開采礦點多達104個。贛州市一名辦案人員表示,安遠縣稀土開采的混亂無序,與縣委書記鄺光華的“示范作用”脫不開幹系。

  據鄺光華供認:“2011年以來,我妹夫、連襟相繼參與非法開采稀土,自己不但沒有安排人員去查處,還私下和人打過招呼,希望對他們能照顧就照顧一下。”

  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審理認為,鄺光華身為國傢機關工作人員,明知其親屬非法開采稀土,仍違法指示下屬予以關照,致使非法開采稀土的行為長期沒有被依法查處,造成國傢礦產資源遭受嚴重損失,屬於違反規定處理公務、情節特別嚴重的行為,其行為構成濫用職權罪。其親屬的非法開采,最終造成當地礦產資源被破壞價值1708萬餘元。

  在鄺光華帶頭貪腐“示范”之下,安遠縣稀土腐敗現象蔓延。2013年以來,先後有20餘名公職人員因在稀土領域涉嫌貪污、賄賂、徇私枉法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據辦案人員透露,安遠縣非法開采稀土混亂局面的背後,卻有一條清晰的官場黑色腐敗鏈:非法礦主大肆行賄尋求“保護傘”--監管幹部逐級“進貢”謀求“安全感”--官商勾結、抱團腐敗形成“利益板塊”。

  其中,2011年至2013年期間,鄺光華在逢年過節累計收受縣礦管局原局長凌永生10萬元紅包後,逐漸對礦管工作放手、放權,導致當地稀土非法開采現象泛濫。贛州市紀委在一份通報中指出:“鄺光華在擔任安遠縣委書記期間,沒有真正擔負起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

  鄺光華在悔過書中承認:“從2002年冬至2013年夏,僅在春節、端午節、中秋節三大節日,我收受幹部所送的錢物達到近百萬元。”“得瞭人傢的錢物就嘴軟,對該管的不敢管,導致好人主義盛行。”

  “潛規則”盛行,腐敗穿上“隱身衣”

  盜采稀土成本低、獲利高。知情人給記者算過一筆賬:非法開采僅需成本每噸6萬元左右,規稅費和環境治理費用均被偷逃,每噸獲利高達5萬-10萬元,市場行情好時獲利更多。

  在高達100%甚至200%的暴利驅動下,稀土領域“靠山吃山”的腐敗現象也愈演愈烈。據辦案人員介紹,由於采礦權和林權兩權分離,在腐敗官員的“庇護”下,一些林地使用權人與非法開采者相互勾結,用“林權轉讓、租賃”等名義為非法開采稀土穿上“隱身衣”。

  “安遠縣5個國有林場和1個林業開發公司曾以林權轉讓、租賃名義出租或流轉3萬多畝林地給他人非法開采稀土。”今年贛州市關於稀土專項整治工作的報告中提到。

  以安遠縣腐敗窩案為例,稀土領域“潛規則”有三種呈現形式:

  一是收受賄賂,進行“權力變現”。2011年12月至2013年4月,鄺光華的妹妹鄺玉珍等人集資先後兩次在安遠縣非法開采稀土175噸和108噸,違法銷售獲利4400萬元。雖然有哥哥鄺光華的“關照”,鄺玉珍等人仍按“潛規則”,先後7次向安遠縣礦管局分管礦產執法的副局長謝國富共行賄105萬元。

  二是藏身幕後,親屬成牟利“代言人”。以親屬名義變相牟利也是腐敗官員的慣用手段。據調查,安遠稀土腐敗窩案中,涉案的縣委原主要領導庇護縱容5名親屬在其管轄范圍內非法開采稀土。

  三是以權力為“幹股”,參與“分紅”。非法開采者為瞭避免或減少打擊,往往采取吸引幹部入股等變相行賄方式腐蝕拉攏基層幹部。安遠縣某派出所的一名所長為使自己參股的非法采礦點不受整治,在2012年7月至2013年2月期間,甚至直接出面向有關部門領導先後8次行賄63萬元。

  “濫用職權牟取非法利益導致腐敗,是安遠縣發生嚴重私挖濫采現象的重要原因。”辦案人員表示,非法開采者“出手大方”,極少數部門主管領導私欲膨脹,放棄職守,失職瀆職,收受非法礦點開采人的巨額賄賂,充當非法開采者的“保護傘”。

  據當地人介紹,這些稀土礦點多采取池浸、堆浸開采工藝,“搬山運動”式的開采會產生大量尾砂。尾砂的長期無序堆積,再加上無證開采形成的廢棄礦點,往往造成大面積的水土流失、環境污染和地質災害隱患。比如,安遠縣被查的104個非法礦點中,一般破壞林地面積2-5畝,最大的破壞林地10多畝。

  一些幹部在整治非法開采中“趨利執法”“選擇性執法”

  稀土領域腐敗現象蔓延,不僅使當地自然生態遭到嚴重破壞,當地官場政治生態也同樣被惡化。

  記者瞭解到,安遠縣18個鄉鎮中12個有稀土資源分佈,8個國有林場全部有稀土資源分佈。稀土資源的易開采、分佈廣、監管難等特點,為一些幹部在整治非法開采行動中“趨利執法”“選擇性執法”提供瞭空間。

  在長期滋生腐敗的“沃土”上,一些非法開采稀土的行為甚至被政府“默許”,或是在政府“授意”下進行。安遠縣政府為瞭增加收入,允許縣林業局違規批準國有林場大面積出租或轉讓山林權用於非法開采稀土;安遠縣蔡坊鄉政府違規收取非法礦點老板贊助款29.6萬元後,縱容他人在轄區非法開采稀土。

  辦案人員認為,“一把手”帶頭腐敗往往對當地政治生態形成“逆導向”,導致上行下效,腐敗蔓延,因此必須強化對“一把手”的權力監督,真正形成權力制衡機制,才能形成良好的政治生態。

  江西省黨風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廖曉明認為,必須從嚴懲處稀土領域的違紀違法犯罪案件,提高違法成本,讓公職人員“不敢腐”;堵上現行法律法規漏洞,讓動瞭歪心思的人“不能腐”;健全體制機制,讓稀土開采的各項審批程序在陽光下進行,讓腐敗現象沒有滋生的土壤,實現“不易腐”。

  江西師范大學政法學院法律系主任顏三忠認為,由於稀土資源開采從審批到管理等環節中,政府權力介入過深,容易造成權力尋租,必須引入嚴格的招投標程序和市場化機制,杜絕審批監管由個別人說瞭算的現狀,打消非法開采者行賄官員的念頭,從源頭上壓縮稀土領域的腐敗空間。

Tags:
seo,
seo優化,
seo排位,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