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作傢西藏歸來著書打破達賴神話

法國作傢西藏歸來著書打破達賴神話

法國作傢西藏歸來著書打破達賴神話

seo-hk.org

法國作傢馬克西姆·維瓦斯。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 法國作 傢、資深媒體人馬克西姆·維瓦斯2011年用一部資料翔實、措辭鋒利的著作——《並非如此“禪”:達賴隱匿的一面》撕下達賴呈現給西方的“神聖”面具。法國媒體認為維瓦斯“破壞瞭在法國、西方媒體以及政界輿論中一個不可觸動的偶像”,逐漸打破瞭所謂的達賴“神話”。維瓦斯近日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表示: “我對西藏始終保持濃厚的興趣,希望這個充滿歷史與文化的地方在中國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發展得越來越好。”

  環球時報:您什麼時候去的西藏?

  維瓦斯:受中國政府邀請,我2010年作為法國新聞代表團成員去西藏參觀、考察。當時一起 去的有5人,包括《費加羅報》記者、《世界報》記者以及另外兩名自由撰稿人,前兩傢報紙是法國最大的報紙。我則代表法國的“大夜晚”新聞網。在赴西藏以 前,我對西藏問題一直很註意,因此非常願意有機會去西藏實地考察。這次西藏之行果然收獲很大,與之前別人介紹的西藏有很大不同,有些方面簡直令我震驚。

  環球時報:您怎麼看去西藏之前看到的那些介紹西藏的材料?

  維瓦斯:在法國等歐美國傢, 人們對西藏有不少先入為主的認識:一些“親西藏”的媒體和團體將西藏描繪成傳統文化、宗教趨於消亡的“人間地獄”。從西藏回來後,我在網站上寫瞭自己的所 見所聞,引起人們的廣泛關註。我在“西藏所見所聞”連續報道中一開始就寫道:不是非要報道“西藏人遭到大肆鎮壓”這類東西才是真實的。

  環球時報:西藏哪些方面讓您感觸最深?

  維瓦斯:讓我印象深的,是西藏社會各個方面的實際情況與西方媒體宣傳的完全不同。我當時寫道:有人說拉薩大街小巷都是嚴陣以待的軍警、裝甲車輛、便衣警察,但哪有這樣的場景啊?我們還對西藏保留的濃鬱的語言、文化、宗教氛圍非常驚訝,因為我們的媒體介紹的是中國當局如何扼殺西藏的文化與語言,但我們看到的卻是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的藏語教育,西藏傳統文化到處可見,藏傳佛教更是無處不在。在我們法國這都是不可能的:因為法國是一個世俗國傢,宗教氛圍不能在公共場所色彩過重。比如,法國很少有神職人員穿宗教服裝在大街上行走,而在大街上做祈禱更是被禁止的。而這些現象在西藏卻廣泛存在。在西藏,我們時時能見到宗教人士和各種宗教活動。

  我們還對中國當局註重保護西藏文化、給西藏人民創造各種實惠印象深刻。我們參觀藏族企業傢的企業,知道中央政府對這些企業有一系列優惠政策。一項針對230傢企業的調查數據顯示,其中95%的企業是當地人開辦的。我們采訪一傢擁有2000 員工的集團老板,瞭解企業的運營情況。記得我當時問他一個敏感的問題:“2008年3月14日拉薩有人鬧事是怎麼回事?”他回答說,鬧事的是極少數,而且其中不少人有刑事犯罪記錄,有的是無業人員,經流亡在外的一些人挑事,他們才鬧起來。與其說這是種族間的矛盾還不如說是一些社會問題的反映。我們還參觀瞭 西藏博物館,那裡有大量文物,見證著人們致力於保護西藏文化。

  另外,我們還參觀瞭西藏醫學院等機構,看到中央政府大力支持這種特有的民族醫療體系,我認為西藏當地百姓是很幸運的。

  西藏山水很美,宗教也無處不在,我甚至有些感到不習慣,覺得隨處可見的經文條幅影響到自然景觀,但這恰恰證明瞭宗教在西藏社會中的重要地位。

  環球時報:西藏之行後,哪些社會現實改變瞭您原先對西藏的認識?

  維瓦斯:看到宗教氛圍在西藏無處不在後,我仔細讀瞭達賴喇嘛及其朋友寫的材料,還研究瞭達 賴在西方媒體與演講會上的言論。隨後我做瞭一系列比較,註意到其中有大量的謊言、編造和自相矛盾之處,於是出版瞭《並非如此“禪”》。這本書出人意料地受 到媒體廣泛關註,由此可見法國輿論對達賴的態度已發生很大變化,逐步認識到達賴的活動並不全是宗教性的,而是力圖影響法國對華政策,進而導致兩國關系緊 張。其實我並不反對達賴所代表的宗教,但我要讓法國人與西方輿論看清達賴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所代表的利益。

  我註意到中國政府對西藏的建設繼續進行大規模投入,同時用法律與政策保障西藏保持自己的文 化與宗教特色,這確實是我始料未及的。特別是在文化與語言方面,中國做得比法國好得多。我告訴法國讀者:西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時,法國許多地方還沒有並入 法國。我看到藏語被廣泛應用:廣告、路牌、商店牌匾、報刊、電臺電視臺節目、學校……一個大學生還自豪地給我看他用藏語編制的電腦程序。

  環球時報:您的親友、同事有人去過西藏嗎?他們去後和您的感受一樣嗎?

  維瓦斯:我有些朋友去過西藏,他們看到西藏的文化、宗教、語言都受到保護,也看到西藏的活力。他們說和去之前的想象不一樣,原因就在於這裡的媒體報道與西方的成見讓許多人過去對西藏有不切實際的認識。

  環球時報:對故意歪曲西藏現實的人,您會和他們辯論嗎?

  維瓦斯:當然。我註意到隻要一談西藏,有些人一定將話題轉移到批評中國的政治制度上。那些支持達賴喇嘛的組織與極端分子用難以想象的、極端暴力的語言攻擊我,但卻難以反駁書中的任何一行文字。

  拉薩的傳統與現代令人震驚

  《新西蘭先 驅報》商業與財經記者克裡斯托弗·亞當斯8月走進西藏,對當地的經濟、社會和文化進行深入探訪。回到新西蘭後,亞當斯在《新西蘭先驅報》發表的題為“達賴喇嘛在新西藏遺留的影響逐漸消失”一文,可以說是西方主流媒體在西藏話題上的最新發聲。在西藏自治區成立50周年大慶之際,亞當斯接受《環球時報》專訪, 談瞭他眼中的真實西藏,並為西藏的經濟發展建言獻策。

  “拉薩的面貌讓我非常吃驚,完全出乎我的預料,高樓大廈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拔地而起,與此同時,我卻沒有看到任何破壞藏族傳統建築與文化的跡象。”在見到《環球時報》特約記者的第一時間,亞當斯就表達出對西藏之行的深刻印象。作為畢業於奧克蘭大學亞洲學專業的高材生,亞當斯多年來對亞洲國傢,尤其是中國有著濃厚的興趣,經常在許多亞洲國傢旅行,並曾多次到中國。亞當斯告訴記者,中國是個總能讓人看到驚喜的地方。此次應中國政府邀請,參加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媒體采訪團進入西藏,是他非常珍視的機會,使他能夠近距離觀察在西方世界始終披著一層神秘面紗的世界第三極。

  “西藏在西方媒體中是個敏感話題。”在談到之前對西藏有什麼認識時,亞當斯坦言,新西蘭人 對西藏的瞭解非常有限,從僅有的紀錄片和報道中隻能看到西藏的舊面貌,許多照片和影像甚至還停留在黑白世界裡。同時他也表示,的確在許多新西蘭人的腦海 中,提起西藏就會聯想到達賴喇嘛。

  作為《新西蘭先驅報》的商業與財經記者,亞當斯對西藏的經濟發展非常關註。在西藏采訪期間,隨處可見的高樓大廈讓他感到震驚,促使他對西藏經濟的許多側面觀察得更加細致入微。

  “我參觀瞭一個專門制作香水的工廠,裡面基本都是藏族工人,老板和高管也多是當地藏族人。他們從雪山上采集植物和花朵,用傳統工藝制作成香水出售給遊客。我認為這是個非常好的現象,可以給當地人帶來更多的收入。”

  另一個給亞當斯留下深刻印象的經濟現象是:2014年西藏地區的經濟增長率達到12%,遠 超中國全國的平均水平。通過采訪,亞當斯瞭解到,中國中央政府和東部沿海的經濟發達省份都給予瞭西藏巨大的財政支持和對口援建。對於這一現象,亞當斯提出自己的觀點:一方面,中央政府對西藏的長期持續投入,是西藏經濟的發動機,很難想象失去中央政府的支援,西藏經濟能發展到今天的水平。例如,從拉薩機場到市區的高速公路令人驚訝,在海拔如此高的地段修建如此高等級的公路,可見政府對西藏投資力度之大。另一方面,亞當斯認為:投資拉動式的經濟增長方式應該向當地內生式自主經濟增長方式轉變。亞當斯說:“單純的固定資產投資是很難可持續發展的。中央政府的財政支持是否可以向為西藏當地居民創造更多創業空間、就業機會方向轉變,讓西藏當地老百姓成為經濟增長的動力。”談到這裡,亞當斯回憶起讓他印象非常深刻的一點,那就是西藏的旅遊業非常火爆。在拉薩,有時候他 感覺是在中國內地的某個城市,他們住的酒店每天都爆滿。

  亞當斯表示,旅遊業是很容易讓當地居民參與的行業之一,因為旅遊業的許多產業具有門檻低、 投資少、就業人群廣的特點。在新西蘭,旅遊業一直都是支柱產業之一,放開市場經濟環境、給予相關扶持政策,會給旅遊業很大的發展空間。西藏完全具有繼續深 挖旅遊業的潛力,在亞當斯的瞭解中,太多的西方人希望有機會去西藏旅遊。不過限於目前隻能通過參加旅遊團方式才能進入西藏,讓他感到遺憾的是,在拉薩街頭,外國人的面孔還沒有他期待的多。因此,亞當斯呼籲,中國政府是否可以考慮放寬外國人到西藏自助遊的限制,讓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對西藏有個全新的認 識。亞當斯說:“我相信讓更多的外國人到西藏,會讓他們瞭解到真實的西藏。”[本報駐法國特約記者 姚蒙 本報駐新西蘭特約記者 王淼]

Tags:
seo,
seo優化,
seo排位,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Post Navigation